2020年08月07日  星期五
熱門搜索:民主辦會  規范運作  改革  服務
您的當前位置:胜平负 >  信息化建設 >  實踐經驗
7億網民支撐8萬億元數字文化產業
【添加時間:2017-05-17 】   來源:企業觀察報 分享:

  “到2020年,在數字文化產業領域處于國際領先地位。”日前發布的《文化部關于推動數字文化產業創新發展的指導意見》為數字文化產業的發展確定了目標,我國數字文化產業已迎來黃金發展期,中華文化競爭力和影響力,將借此東風上一個大臺階。

  7億網民是堅強后盾

  《中國互聯網絡發展狀況統計報告》顯示,截至2016年底,中國網民規模已達7.31億人,中國互聯網普及率達到53.2%,手機網民有6.95億人,各類互聯網服務應用均保持高速增長。

  “動漫游戲、網絡文學、網絡音樂、網絡視頻等數字文化產品擁有廣泛的用戶基礎,與百姓生活越來越密切,已經成為目前群眾文化消費的主產品。”文化部產業司相關負責人說。

  “以我國的網絡小說為例,無論是讀者還是作者,數量都是世界第一。”國家信息中心主任分析師張振翼告訴記者,尤其是在新一代移動互聯網興起之后,我國的發展速度明顯超過了美國、日本、歐洲等國家和地區。

  “受到‘技術鎖定’的限制,許多發達國家在鋪設最新技術應用時稍顯滯后,而我國則有輕裝上陣的優勢,可以直奔最新技術。例如,中國的4G網絡規模達到世界第一,并已在5G標準研究上居全球主導地位。”張振翼認為,我國基于移動互聯網的數字文化產業非常有潛力占據全球領先的位置。

  如果說7億網民和移動互聯網技術是我國數字文化產業發展堅強的后盾,那么,網絡用戶付費習慣的養成則是“引爆”數字文化產業的導火索。“我國的互聯網早在本世紀初就開始發展。但長期以來,互聯網上的內容是極難變現的,往往是有人氣,但沒有盈利模式。”張振翼說,隨著移動支付技術的突破,我國網民逐漸培養起了為網絡產品付費的習慣,也只有這樣,7億網民才能成為真正的消費者。

  文化部產業司相關負責人認為,隨著互聯網和數字技術的不斷發展和普及,傳統文化產業將實現數字化轉型升級,并不斷催生出數字文化產業的新業態、新模式,數字文化消費將成為擴大文化消費的主力軍。

  真金白銀的政策紅利

  “和國外相比,我國數字文化產業發展的最大優勢來自政府的支持。”完美世界股份有限公司CEO蕭泓對記者表示,以電競產業為例,2013年,國家體育總局成立電子競技國家隊;2016年,教育部將“電子競技運動與管理”列入增補專業;而文化部的《指導意見》又將游戲產業列入了數字文化產業的重點領域……“在政策支持下,目前中國已經成為全球最大的游戲市懲全球最大的電競市場,中國游戲電競產業正在成為引領全球發展的主要力量。”蕭泓說。

  近期以來,相關文件密集出臺,數字文化產業迎來前所未有的政策紅利期。其中首要的,是數字創意產業首次被納入《“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根據《規劃》,到2020年,數字創意產業產值規模將達8萬億元。而數字創意產業在文化領域的具體體現,正是數字文化產業。

  參與《規劃》起草的張振翼告訴記者,“十三五”期間,我國產業結構調整的主要驅動力發生了很大變化,數字創意產業符合“以重大技術突破和重大需求為引領的產業發展”的內涵,因此被納入戰略性新興產業。

  “數字創意產業也將享受到相關優惠,包括納入國家技術創新工程、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基金、國家新興產業創業投資引導基金、戰略性新興產業融資風險補償試點工作等政策措施的支持范圍。”文化部部長助理于群說。

  好政策,就要用好用足。為了充分釋放政策紅利,《指導意見》強調了政策保障,對文化部內支持數字文化產業發展的文化產業、文化市嘗文化科技等政策進行整合,對數字文化產業能夠享受到的財稅金融、科技創新、人才培養等方面的國家政策進行梳理集成,力求形成政策合力,共同推動數字文化產業創新發展。

  “集團作戰”意識不可缺

  走進國家動漫園公共技術服務平臺巨大的“動捕棚”,只見一位演員身穿黑色動作捕捉服,身上貼滿了圓形的小貼片,棚內40路攝像頭聚焦著他的每一個動作。一旁的電腦中,經過動畫模型的代入,一段由真人實演的動畫電影就誕生了。

  “早期動畫角色的動作,都是靠技術人員一點一點擺出來的,很難表現出真人的細膩動作。引入動作捕捉技術之后,這個問題得到了完美的解決,制作周期也大大縮短,人力成本大幅下降。”國家動漫園公共技術平臺服務中心副主任劉玉琦說,但是動捕設備和動捕棚都造價不菲,動捕棚僅使用一天就需要萬元以上的費用,小制作、小公司很難負擔得起。

  針對此,政府一次性投入8000余萬元,在國家動漫園建立了公共技術服務平臺,向園區內所有企業提供動作捕捉服務、渲染服務、音頻服務、設備共享服務。讓企業興奮的是,“這些服務全都是免費的,只要園區企業預約登記,就可以無償使用公共技術平臺的設備和攝影棚,我們還配備了專業的工程師提供服務。”天津動漫園副總經理趙鑫說。

  據估算,自投入使用以來,國家動漫園公共技術服務平臺已累計提供了500項次的服務,為企業節約了大量資金,不少大片從這里走出。不少企業就是沖著平臺的“福利”選擇在園區注冊。

  在國家動漫園等園區主動為企業搭建共享平臺的同時,業內自發成立的產業聯盟也紛紛建立。2016年10月,由北京市朝陽規劃藝術館牽頭搭建的“數字創意產業產融聯盟”正式推出,借力中國3D技術與創意博覽會發布數字創意技術清單、推出行業應用解決方案、建設產業協作平臺。

  “雖然站在風口,但國內從事數字文化產業的大多是中小型公司,企業承受風險的能力比較差,同業競爭也較為混亂。”朝陽規劃藝術館文創總監姜長城說。

  “國內的電影工業化企業正面臨著日益激烈的國內外市場競爭,開始自發地抱團取暖,從而產生出聯合研發、共創共拓的強烈需求,這正是我們發起產融聯盟搭建電影工業化協作平臺的市場背景。”中國3D技術與創意博覽會秘書長、朝陽規劃藝術館館長楊軍說。
 

京ICP備14027375號-1    版權所有: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    中國企業改革與發展研究會   主辦
{ganrao}